????此时守在这码头上的都是九幽宗的最高层。

????大约一、二十位九幽宗的长老簇拥着他们的掌门。

????这十几位长老,清一色的金丹,身上的气息如渊如海,十几人而已,站在一起,气势便好似能吞噬山海!只是在这之中,最引人瞩目的还是被他们簇拥在中间的中年人,也是九幽宗的当代掌门——吕臣虎。

????他看起来只有四十出头,男身女象,长发,气质阴柔。

????然而,他身上,那种极致危险的气息,却是外表无法掩饰的,他只是静静的站着,身上的气息就稳稳的压住了一众金丹期的长老,就像是狼群中的狼王一般。

????这些平素里只要一句话就能让秘境尸横遍野的大人物,此时都沉寂的等在码头上。

????在他们的身后还肃立着数百人,全都是护法、精英弟子等等。

????很快,大船靠岸了,船上,一行数十人鱼贯而下。

????为首一人看起来跟吕臣虎年纪差不多,身形高大,身穿着一席紫袍,黑发之中,参杂了缕缕的银丝。

????“蓝家主到了。”

????见到这紫袍中年,吕臣虎口中只淡淡的道了一句,目光仅仅在他脸上停留了片刻,就朝着他的身后望去。

????“吕掌门!”

????与之吕臣虎轻视的态度相对,那紫袍男子却是诚惶诚恐,对着一众九幽宗的大老躬身时,脸几乎都要碰到地面。

????这紫袍男子,正是蓝家家主蓝湛,以他的身份放在整个秘境来看也能算是一方雄主了,只是在这藏灵岛上真的什么也不是!非但吕臣虎,他身边的一众九幽宗长老也都一样不屑于睁眼看他。

????他们的目光都集中在蓝湛身后一个蒙着面纱的白衣少女身上。

????女子的真容虽然被面纱遮挡,但从婀娜的身形,幽昙花般的气质也可想见她的绝世风华。

????在女子身边,是四个气息强横的蓝家长老,既是护卫也是看守。

????这女子便是即将要嫁给尸王的新娘——蓝雪了。

????此时,有海风吹拂起她的面纱,露出晶莹如玉的肌肤一角,很美!只是,所有人都能感受到,她整个人,都了无生气,是一种空洞的、死气沉沉的感觉。

????“怎么,能做纳兰老祖的妻子你很不开心?”

????吕臣虎眯着眼盯着她问道。

????蓝雪沉默,仿佛根本没有听到一般。

????“掌门,她哪里敢?

????能被老祖看上是她天大的福分,她,她这是太高兴了。”

????蓝湛被吓出了一声冷汗,连忙陪笑道。

????“呵呵,是真高兴,假高兴,你觉得本掌门会看不出来吗?

????本掌门是瞎子吗?”

????吕臣虎冷哼一声,身上晦暗、阴冷,浩大的气息骤然间释放,如同海啸般朝着蓝雪压去,“本掌门问你话呢,你为何不回答?

????你是没有舌头吗?”

????“啊!”

????蓝湛身后的一众蓝家人,当下,就好似被重锤轰砸了般,脸上刹那间血色蹆尽,脚下一软,全都匍匐于地,瑟瑟颤抖,就仿佛蝼蚁正面真龙之怒一般。

????即使是蓝湛这样已经结成金丹的强者,此刻也感觉呼吸艰难,胸口仿佛压着一块巨石,真真切切的有一种濒死的感觉。

????他低着头,眼中是极至的骇然,深切的体会到了,虽然同样是金丹,但他与吕臣虎这样的存在之间,根本是天与地的差距。

????但,让吕臣虎都感到意外的是蓝雪。

????这个女人,虽然也紧握着秀拳,娇躯像是寒风中的落叶般瑟瑟颤抖着,但,却依旧一声不吭,沉默的站着!一个女人,竟然比身边那么多男子更硬气。

????不可思议!“我再问你,为何不答?”

????吕臣虎第三次厉呵,与此同时,身周恐怖的气息愈发的汹涌,蓝湛等人甚至有一种心脏都要炸裂的感觉。

????蓝雪紧咬着贝齿,纤瘦的香肩上仿佛压着两座重山。

????她感觉到了吕臣虎想让她跪下,但她不跪!一个金丹的威压算什么?

????在修仙界时,她连元婴的威压都感受过。

????她蓝雪虽然身为女子,可这一生也只跪过三个人,第一个是父亲,第二个是师傅,第三个是叶晨。

????跪父亲,跪师傅,理所应当;至于叶晨,她的心境很复杂。

????这虽然只是一个地球土着,只是筑基期。

????可,这个男人,却是能给予她一种神秘、悠远、深邃不可测的感觉,仿佛一个行走于凡世的神邸,平凡的外表下是光芒万丈。

????她是心甘情愿的臣服。

????至于眼前这群人,凭什么让她跪!蓝雪在咬牙坚持的时候,一边蓝湛却是被吓坏了,连忙道:“吕掌门,这次,除了这丫头外,我等其实还带了一件礼物献给上宗。”

????“哦!”

????吕臣虎还真的被勾起了一丝兴趣。

????他知道蓝湛在这个时候刻意提到的礼物,那一定是有些来历的。

亚博娱乐在线手机版 ????“上宗有纳兰老祖跟吕掌门,威名可以说已经在秘境传扬开了!整个秘境都无人敢对上宗不敬,主要是有些从外界来的野种、小畜生不懂规矩,跳的比较高,敢到狮子头上动土,像这样大逆不道的杂碎,实在应该杀一儆百。”

????蓝湛说了一大段。

????“你说的是那个姓叶的小杂种?”

????吕臣虎听完,目光骤然间森冷了下来。

????叶晨!这世上,实在没有谁能像叶晨这样,让吕臣虎起那么重的杀心。

????此人杀了胡春秋这也就罢了,白无道也是死在他手里。

????白无道可是他吕臣虎的私生子!还有无道神教,那是九幽宗的百年大计,也被他毁了……“没错,就是那条叶姓小狗,我这次要献给上宗的大礼,便是与他有关。”

????蓝湛说完,便对着身后呵道,“把人给我带下来!”

????他的话音刚刚落下,从船上便又下来一大一小两人。

????那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子,拉着一个八、九岁的小姑娘。

????女子不算漂亮,身材高大,有着古铜色的肌肤;被她牵着的小姑娘似乎很不情愿,不住的挣扎着,但却是根本挣脱不了女子的掌控,就这样被拖下船来。

????“啊!蓝湛,你无耻!你这个背信弃义的老贼,你不得好死!”

????见到这个小姑娘的瞬间,一直都平静的蓝雪却是骤然间剧烈颤抖起来,她转头盯着蓝湛,死死的盯着,一双美眸都变成了一片血红。

????在藏灵岛昏暗的天光下,却见那个小姑娘赫然有一张跟叶晨极为相似的脸,最起码有六、七分的相像,绝对比叶梓萱要更像他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