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2019亚博全新上线 > 星河屠圣 > 第六章 孤山惊魂
????楚风在这里一待就是一个多月,星河屠圣诀也终于入门,现如今的他体内真气已经进入筑基一重天,真正踏入了修习武道之路。不过楚风这段时间不断研习星河屠圣诀倒也发现了,相对于自小见多的神道神乎其神的功法和威能,武道至少在筑基境更多的还是洗筋易髓,锻造己身之不足,所以此时虽然楚风已经踏入筑基门槛,但是看起来和以前并没有太多的变化。他每天除了修习星河屠圣诀的内功心法之外,还将以前在外院所习的体术捡了起来,重新习练。

????“星河屠圣诀的锻体之道需要在绝境之中挖掘己身潜能,锻造意志心神,熬炼筋骨。只怕我在这里待得时间也够长了,需要离开了。”傍晚时分楚风心不在焉的靠着一只野兔,皱眉苦思。由于根本没有旧例可以遵循,星河屠圣诀虽然记载有锻体之道,只是记载了总纲和要旨,只有方法没一笔带过,并没有过多的阐述,这一切却都需要楚风自己去一点一点摸索。原本这些石林那里会留下足够的传承的,但是按照传承之音所言,自己迟来一个纪元,传承之音的力量早已经耗尽,以至于只能匆匆将星河屠圣诀传给自己就再也支撑不住。

????“按照传承之音所言,五行界应该还会有一些其他的武道传承留下,我需要一边寻觅一边摸索修行之法了。”楚风无奈的一笑,自己这一路还真是艰难无比,武道传承断绝无数纪元,留给自己的除了一部功法就再也没有其他的了。想到这里楚风晃了晃手腕上的小圆环,心头却是一动,自己当初只不过是无意当中走进了石林,却能够得到星河屠圣诀,这到底是小圆环在暗中牵引自己前去还是别的原因?为何这东西在师尊手上那么多年却丝毫没有动静呢?要知道东林郡距离苍云门的距离可不算远,难不成这其中还有别的自己没有注意到的因素?

????想到这里楚风顾不得篝火上兔肉烤得滋滋作响,将小圆环取下来放在手中仔细摩挲,昏黄的火光下,黑黝黝的圆环依旧是毫无动静,只是在火光的照耀之下,那一圈一圈的“武”字纹似乎偶尔泛出一丝亮光。

????楚风翻了半天之后也没看出有什么异样,又仔细回想了一下当初自己在石林那个平台之上圆环泛起的那阵光泽,忍不住喃喃自语,“难不成是机缘巧合之下自己带着圆环上到平台所以才会开启传承之音的?”

????“唔,好香的味道啊,师兄咱们快去看看,前面有火光。”楚风正准备再仔细看看圆环,却突然听见远处传来说话的声音,急忙将圆环收起还没顾得上其他的眼前就出现了两个身着火红色长袍的人影。

????“咦,原来是个叫花子在这里啊,真是晦气。”楚风尚未开口就听到自己正对面的那位手持长剑,三旬左右年纪的一位男子径直走了过来直接拿过在火堆上的烤兔肉笑道:“算你走运,小叫花子,这兔肉我们没收了。”

????“李衡师兄,你一个堂堂的火龙谷弟子跟一个小叫花子废什么话?我们吃他的是给他脸。”楚风尚未来得及说话他旁边另外一人伸手撕下一块兔肉边吃边笑道:“小叫花子,走远点,这堆篝火也没收了,你自己在旁边再点一堆吧。”

????楚风认得火龙谷的名头,幽州修道门派三巨头,苍云门、飘雪宫和这火龙谷,之前甚至还在苍云门远远见过火龙谷的高层人物,只不过没想到的是他们门中弟子在凡间居然是这样的德行。不过此时的楚风却不敢有任何表示,只能沉默的走向竹楼,他本来也没什么胃口,此时被这两人这么一折腾,打算早点休息算了。

????“小叫花子,别走,过来,你这把剑是从何而来?”正当楚风走向竹楼的时候却被后面那个叫李衡的人给叫住了。而这一下也让楚风暗暗叫苦,自己那把剑上面有苍云的标识,只怕今夜难以善了了,但是以自己的实力真要动手只怕不用一招自己就会性命不保。正当楚风彷徨无计的时候,后面两人却在不断催促,很显然他们是认识苍云的标识,所以才没有动手。

????楚风转过头来朝着二人一拱手苦笑道:“两位师兄认出来了我也不敢隐瞒,我叫南辰,本是苍云外院弟子,只因未能被内院选中,无奈之下只能返回故乡,只是在出云郡被强人打劫,无奈之下才逃入深山来到这里的。”出云郡在东林郡以西,二郡毗邻,楚风之前曾经路过过,所以直接搬了出来。

????“你是苍云门外院弟子?”两人之中李衡为首,刚刚也正是他一眼发现了放在旁边的那柄长剑之上有苍云门的标识,所以闻言沉吟道:“既然是苍云门外院弟子,好歹也算是我修道一脉,刚刚为何听我二人言语而不答言?莫非你以为我二人也是强盗不成?”

????未容得楚风争辩,旁边另外一人继续道:“这段时间东林郡发生大事,震动整个修道界,你说你在出云郡被抢,我怎么觉得你该是从东林郡逃过来的?说实话吧,苍云外院的师弟,师兄我可没那么多耐心的。”说完之后将手中楚风的那柄长剑扔了过来冷笑道:“不要以为有苍云门的名头我就不敢动你,外院弟子?还是被遣散回家的,已经不算是我修道人士了。”

????“在下确实是从出云郡逃到这里的,两位不信可以去出云郡调查。”楚风对于他说的话没有反驳反而是接过长剑小心的握在手中,继续道:“诚如师兄所言,我是被遣送回家的,已经不算是苍云门弟子了,二位也就自然没有敌对的理由了。”幽州修道三巨头,飘雪宫不问世事,苍云门高高在上,唯独火龙谷对于这幽州第一大门派的名头虎视眈眈,处处想和苍云门比个高低,所以楚风故意说出了这一点,免得被这两人抓住东林郡那一块不放。更何况此时的楚风衣衫褴褛,郭衣百结,倒也不怕两人去对号入座,查证自己。

????“呵呵,看样子苍云门的人就是这么傲气啊,你一个个小小的弃徒都有这般心气?就凭你这句话你就别想走了。”让楚风没想到的是自己这句话一说出口对方倒是不追究东林郡那边的事情了,反倒是将自己推到了另外一个危险的境地。

????“算了,明日将他带到前面的火云观,查看一下如果没有什么问题就放了吧,别传出去说我火龙谷欺压凡人。”李衡拦住了自己的师弟,摆摆手道:“南辰师弟,明日随我二人走一趟吧。”

????李衡的话让楚风点了点头,依言坐在一边闭上眼睛假寐。但是心头却在思索着脱身之策,这位李衡虽然看起来较为和善,但是关键是自己如果落入到火龙谷手中的话只怕迁延日久必然会被查出自己去过东林郡,依照这帮人的手段只要抓着自己和当日的那些学子稍微对质一二立马就能明白其中原委。而自己身上的秘密,到时候就算是师尊知道上门火龙谷也未必会放自己吧?

????楚风脑海中各种念头一一闪过,但是在绝对的实力差距面前自己根本就没有什么好办法。所以这大半夜过去了他依旧没有丝毫的睡意,但是却不得不装作自己已经进入睡梦之中,免得被那个叫李衡的看出破绽。

????不过就在楚风苦思脱身之计的时候,远处的天空却忽然划过一道火红色流星,自南向北一路而来久久不散。这一幕让两人面色露出惊诧之色,这是火龙谷外出弟子求救的信号。

????李衡和自己的师弟对视一眼之后立即道:“看这方位应该是三师弟他们遇险了,北极郡情况复杂,各族各派势力犬牙交错,只怕以他的性格肯定会吃亏。这样吧,你留在这里,天亮之后带着他去火云观,然后汇合其他弟子赶往北极郡,我先行一步。”说完之后也不理会其他,身形一展化作一道长虹消失在天空中。

????他这一动却让躺着的楚风冷汗直冒,虽然没有看清楚李衡是怎么走的,但是就算是借助其他法宝御空飞行那也需要筑基高阶的等级实力才能够驱动得了的。幸亏刚才自己没有异动,否则现在只怕已经横尸当场了。

????不过他一走倒是让楚风的心思变得活络起来,这剩下的一人很显然实力比起李衡差的太远,而且最重要的是暴躁狂妄。有了这些弱点,楚风开始在脑海中不断想着办法,不论如何自己先保命要紧。

????等到天蒙蒙亮时分,楚风好不容易思索了出一点头绪,却被背后那人重重的踢了一脚,“快起来了,睡得跟猪一样,难怪苍云门把你给赶出来了。快去找点吃的然后跟我一起上路,本仙师还要赶去北极郡呢,没工夫跟你一个小叫花子在这里磨蹭。”

????楚风被踢了一脚佯装茫然的坐起身来,揉着眼睛扫了扫周围,然后起身道竹楼里拿出两块肉在水中洗了洗,重新点燃一堆火开始烤肉,然后又去旁边找了几枚新鲜的野果子,抽出长剑切成片给他端了过去。这果子虽然不知道叫什么,但是味道却很甜美,所以那人根本没有分给楚风一点的意思,自顾自的端着木盘一边吃一边催促楚风快点烤肉,甚至根本没顾及肉有没有烤熟就抢过去一边啃着烤肉一边就着野果子吃的是酣畅淋漓。半晌又抢过楚风手中那片已经烤得差不多的肉再次大吃起来。

????“臭小子,你自己寻摸点东西吧,看样子你手法不错嘛,以后跟着我在我身边当个小厮吧,也省得你回家老死凡间。说不定我心情好还会将你重新带入修道借呢。”他是吃的心满意足,懒洋洋的躺在旁边丝毫没发现楚风转头之后脸上那一缕若隐若现的笑容。

????“昌黎果,就靠你了,谁让你修为不够不能辟谷呢。”楚风心头暗暗祈祷,此时此刻的他哪有心思去吃东西,只是转到竹屋内一边随便捯饬东西一边静静等待昌黎果的药效发作。昌黎果倒不是什么毒药,而是一种泻药,而且因为罕见所以一般人根本就不认得,再加上楚风刚才故意将其切成一片一片的,自然是更加辨认不得。所以不到一盏茶时分,楚风就听到外面传来了那人急促的脚步和怒骂声,只见一道身影飞速跑到旁边的树丛之中。

????“臭小子,你给我吃的什么东西?”楚风走出竹楼就听到不远处的树丛之中那人一边哼叫一边骂道。

????“师兄莫怪,可能是刚才那块肉没烤熟就被您吃了,我去给您倒杯水。”楚风被骂得惊慌失措还没来得及回屋就听到那人叫道:“赶紧的给我送张草纸过来,没烤熟你就不知道提醒我一下?哎哟,这肚子怎么这么难受?不行,我还得再来一趟。”

????楚风看着他再次蹲了下去,找了几张枫树叶走了过去,但是没走几步就捂住自己的鼻子道:“师兄,你这是吃了什么东西,怎么这么臭?我受不了了,你,你拿手接着。”说完之后将枫树叶放到长剑剑鞘之上往前面递过去。

????“臭小子,我吃了什么东西还不都是你给的吗?你赶紧的过来给我整理一下衣物,还敢嫌臭?你给我小心点。”一阵怒骂之后楚风皱着眉头小心翼翼的走到他身边,开始弯腰给他整理衣物。

????“师兄,这块衣服脏了,要不就撕下来吧?”楚风故意指着其中一块似乎沾染了粪便的衣角苦着脸道:“不然您脱下来我帮你洗洗。”

????“算了,洗来不及了,马上就要出发去火云观。你给它撕下来吧。”这声音一出楚风点了点头撕了几下没动静之后索性拔出长剑一划,那角衣袍也随之跌落地面。

????“臭小子,出手倒是挺快的,不错,不——”这人刚刚穿好衣袍才说了一句话忽然之间觉得自己腹部一痛,只见一节明晃晃的剑尖忽然之间从自己的腹部冒了出来,紧接着就听到耳边传来了楚风的那冰冷的话语声:“对不起师兄,你该走了。”

????他长着嘴巴,口角开阖之间似乎想说什么,但是楚风手中长剑却在一瞬间猛然一绞,将他最后一点意识飞速带走。

????楚风叹了口气想说什么,但是终究却什么也没说,抱着长剑开始往南急速而去,一路之上不断停下掩饰自己的踪迹,从往南翻越大山之后继而折向西北,一路狂奔而去。而也就在这一刻,刚刚赶到北极郡城附近的李衡忽然之间睁大了眼睛,一股不可思议的神色浮现在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