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2019亚博全新上线 > 聊斋纪行 > 第二十一章:吴舁
????(求推荐票!)

????崔秀最终还是没能在家待多久,本来他还想在家多陪家人一段时间的,他自己也挺愿意体会这种难得的温情时光。

????只是他还没准备好去安远县找事情做,就有人上门来找他了。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吴休。

????而看到吴休,崔秀也明白,吴舁应该是没什么事情了。

????“你家公子可还好?”

????猜测归猜测,出于礼节,崔秀都是要问一下的。

????他好奇的是,吴休来高云找他是要做些什么,刘家村的事情,他并不是很想再牵扯进去。

????“多谢公子挂念,我家公子没什么大碍,如今已在家中了。”

????吴休说起此事,语气也有些庆幸。

????原因自不必说,吴舁要是出事了,他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哪怕崔秀提醒过他,他回吴家的时候也尽量为自己找了退路。

????不等崔秀再问,明白自己来得有些突兀的吴休,便直接解释道:“小人此来,一是谢过公子之恩,二是替我家公子来请崔公子往安远一行。”

????吴舁?

????请我?

????崔秀不太明白,和吴舁稍作接触,他就明白此人比较傲气,听说他落榜之后,更是不大理会,如今突然请他去安远,实在出人意料。

????莫非是出了什么事情?

????还是

????崔秀并没有什么欣喜的感觉,哪怕吴氏在安远颇有势力,有吴舁的帮助或许能解决自己习武的问题。

????微微皱眉,崔秀看了眼前的吴休一眼。

????吴休年纪虽小,比起自家弟弟崔平却成熟不知多少,想了想,他问道:“你家公子请我?”

????崔秀问得直接,吴休不由苦笑道:“具体我也不甚明白,不过与刘家村的事情应该有几分关系,不过公子也不必担心,应该不是坏事,经过此事之后,我家公子脾气变了不少,人也成熟了许多。”

????“我家公子说只是想请公子吃酒,以谢公子救我之事,公子说若非崔公子你救我,兴许他可能都回不来,所以想要摆酒感谢。”

????真的这么简单?

????崔秀不认为自己在里面帮了什么大忙,而且就算他是关键,吴氏身为安远豪族也实在没有必要认他这么和恩人。

????毕竟他的事情,也没有外人知道。

????但道理是这个道理,人家上门请了,他却不好推辞,他到底还是要在安远生活的,若是拒绝,去安远讨生活的事情可能得放弃。

????“不想你家公子如此客气,明日我会去的,你回去告诉吴公子便是。”

????想了想,崔秀没有拒绝。

????吴休松了口气,崔秀能够答应自然是最好的,不然麻烦的是他。

????没有多说,吴休很快离去

????“阿秀,你要去县城了?”

????崔秀不想让父母担心,也就没有说自己回乡一路的遭遇,是以母亲徐氏也只以为是他的同窗找他。

????言语间有些不舍,毕竟崔秀回来也还没待几天。

????“娘,我那位朋友请我去县城找他,兴许能帮我找件事做,还能请教学问,县城离家不远,我会经常回来的。”

????崔秀宽慰道。

????徐氏也不好多说什么,她倒不是不支持儿子出去闯荡,只是太过关心。

????好在家中崔秀的弟弟妹妹年纪都小,有他们在,徐氏倒也不会太过挂念

????翌日。

????崔秀拜别了父母亲人,带着母亲准备的行李,离开了高云乡。

????弟弟崔平和妹妹崔葭都不高兴,一副要哭的模样,很是舍不得。

????崔秀也有些不太好受,他上辈子除了奶奶之外,基本没什么亲人,如今难得体会一番温馨的家庭生活,也有些不舍。

????不过他到底还知道要想维持这样的生活,需要他的努力,否则在这世道,难说未来会遭遇什么。

????真个沉浸其中,不愿努力,到时遇到了事情,只怕后悔就来不及了。

????收拾心情,一路不敢耽搁,只半日的功夫他就到了安远县城。

????虽说有吴舁请客,他也先找了一处客栈落脚。

????家里给他带了二两银子,就算找不到赚钱的门路,也足够他在县城待上很长一段时间了。

????当然,他自然不会混吃等死。

????把东西安置妥帖,除了短棒贴身存放,其余也没什么好带,直接找上了吴府。

????报上自家名号,直言吴舁朋友,吴家下人自去禀报。

????不多时,吴舁便带着吴休迎面而来。

????看上去,对崔秀似乎还有些看重,不然也不至于亲自迎接。

????“崔兄,让你久等了!”

????果然如吴休所说,吴舁性子似乎变了,至少崔秀看不出他本来的那点傲气。

????“不敢,吴兄遣人来请,崔某着实受宠若惊。”

????人家好脾气,崔秀自然也摆低位置,毕竟不说吴舁出身,就是他如今举人身份,也不是他能随意得罪的。

????况且他如今还不知道吴舁请他过来到底是为了什么,即便是为了搞清楚原因,也值得虚与委蛇一番。

????“崔兄客气,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已在醉月楼订下了位子,为崔兄接风洗尘。”

????吴舁年纪比崔秀还小些,说起场面话来倒是自然得很。

????“吴兄破费了。”

????“哈哈,还望给我这个面子才是,崔兄,请!”

????“请!”

????来都来了,崔秀自不会拒绝,说什么煞风景的话。

????微微一笑,崔秀跟着吴舁朝着醉月楼而去。

????醉月楼算是安远县最好的一家酒楼了,不过安远县是个小地方,酒楼也就那么三四家,倒也说不上多豪华,只是酒水比较有名,环境清幽。

????吴舁早拍下人在醉月楼等着,两人刚到雅间坐着,酒菜就开始上了。

????吴家也不亏豪族,吴舁请客,排面不小。

????上的菜至少在安远县来说,都是难见的好东西。

????“崔兄请饮,此酒是我特意准备,乃绍兴名酿蓬莱春,十分难得,平日里就是家父也舍不得喝,今日我能取来,也是沾了崔兄的光了。”

????吴舁十分热络,对待崔秀不像对待一个寒门秀才,到像是对待什么世家子弟。

????崔秀有些不习惯,倒不是没见过这样的场面,前世混迹职场,虽然没有什么动力工作,但见过的场面也不少。

????之所以不习惯,无非是吴舁殷勤的有些过头了,不合常理。